学术交流 学术交流

回到完整页面
«返回

内容

聆听载人航天工程首任总设计师讲述祖国和星空(上)

1949年,还是初中生的他,毅然选择坚定不移跟党走,在一天夜里秘密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

在改革大潮中,他带领中国火箭人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,拿下多个商业卫星发射合同,并在18个月内研制出新型捆绑式大推力火箭,将美国的卫星发射升空。

 

作为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,他和中国航天人一道,默默奋斗十一年,终于成功将中国航天员送上太空,实现了中华民族千年的飞天梦想。

 

他参与制定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"三步走"规划。如今"三步走"即将完成,他说中国人登上月球的梦想很快将能实现。

 

他就是王永志,中国工程院院士,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首任总设计师,载人航天功勋科学家,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。

 

近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"聆听大家"栏目对著名航天专家王永志院士进行了专访。以下为采访实录。

听党的话,跟党走,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无论干什么都要干好它

问:您初中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在高中时又立下了要学习飞机设计的志向,并从此和航空航天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您在青少年时期就选择坚定不移跟党走,为我国的航天事业作出了贡献,这样的人生道路是如何走出来的,有怎样的体悟?

 

王永志:这要从我童年时的经历说起。1932年,我出生在辽北昌图县一个贫苦农村家庭,祖祖辈辈都是农民,父亲当时给别人打短工,大哥当过地主的长工,家里十几口人就挤在三间破旧的土坯房里。幸好家人省吃俭用,让我有机会到镇里的小学念了几年书。五年级的时候日本投降,学校解散,我就回家务农。1946年,昌北解放,政府建立了一所初中,贫苦家庭的孩子不用交学费就能去学习。这段经历,使我亲身感受到什么叫"解放",什么叫"翻身",社会最底层、备受压迫备受欺辱的人都被解放、翻身了,感觉见到光明了。当时内心有个朴素的认识,共产党是指路的明灯、是人民的救星,再加上在学校里也受到一些教育,我就感到要跟着共产党走,在这个时候就有了申请入党的想法。

 

我和大哥商量入党的事,因为如果我要加入共产党,将来万一国民党反攻倒算,家人会受到牵连。大哥说,你就跟着共产党走吧!得民心者得天下,共产党早晚是要胜利的。听了大哥的话,我内心很受鼓舞,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念。1949年冬,我在一天夜里秘密宣誓入了党。

加入共产党以后,该怎么样忠于党、忠于党的事业?当时自己还年轻,懂的不是太多,但我有决心做到:听党的话,跟党走,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无论干什么都要干好它。就是这样一个心态、这样一个信念,一直坚持到最后、坚持到今天。

 

我后来为什么会走上航天道路?这也跟我读书时的经历有关。

 

抗美援朝的时候,我在沈阳读高中,美国的飞机经常在辽东半岛骚扰空袭,根本无法安心学习,学校为了安全也暂时停课。当时战况很惨烈,我有同学初中毕业后就参加志愿军,可还没等过鸭绿江,就遭到美国的战机轰炸,壮烈牺牲。之前还是朝夕相处的同学,转眼就为国捐躯,当时就感觉,落后就要挨打,有国无防是万万不行的。后来战场的形势发生了变化,中国的飞行员驾驶苏联的米格-15飞机参战,把美国的王牌飞行员打了下来。当时觉得真解气啊!所以我就想去学习飞机设计,建设国防,于是高中毕业就报考了清华大学航空系飞机设计制造专业,并被顺利录取,开始走上国防建设的道路。

 

1955年,我被国防工业部保送到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继续学飞机设计和制造。1957年,国内启动"两弹"工程,研制导弹、原子弹,于是组织把我转到火箭导弹设计专业。1961年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,并立即投入中国自行设计的第一枚中近程导弹的设计研制工作。从此,我走上了研制导弹、保卫国防的道路,一干就是三十年。

 

在20世纪80年代,国家提出要发展大型运载火箭。从世界范围看,各个国家的运载火箭技术都是在导弹基础之上发展而来的,所以我也在研制导弹的同时,顺理成章地走上了航天这条道路。

‘长二捆'的研制成功是改革大潮中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

问:20世纪80年代末,我国通过"长二捆"的三张草图争取到了国际市场的发射合同,并在18个月内成功研制了新型火箭。请您简要介绍当时的情况。

 

王永志:研制"长二捆",确实是中国航天界的一件大事。1986年1月,美国"挑战者"号航天飞机出事,之后国际航天界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故,使得国际商业卫星发射市场的运载能力出现短缺。当时我在航天工业部第一研究院工作,我们院的黄作义研究员找我谈,提出研究设计"长二丙"加捆绑,也就是在加长的"长二丙"火箭周围捆绑4枚助推器,可以使火箭运载能力提高到近地轨道8.8吨,正好可以承揽美国休斯卫星公司需要发射的卫星。我一听非常高兴,这个时机抓得太好了!其实很久以前我们就有改进"长二丙"火箭的愿望,研制捆绑式大推力火箭,但国内没这个需求,这回可有机会了。

 

于是我让他拿了三张草图去美国了解一下情况。结果到了美国,美国的卫星公司很积极,愿意用中国的火箭发射卫星。当地华人华侨听说中国想要发射美国的卫星,太高兴了,说这是给华人撑腰,如果经费不够他们想办法集资。所以一拍即合,最后拿着三张草图拉到了这一单买卖。

 

我向航天部报告后,部领导和老专家都认为要研制这个火箭,因为这个火箭不只能够发射卫星,对我们将来发展载人航天事业也非常有利。但是整个1987年的进展却不大,因为研制火箭需要经费,而这是商业发射,没有国家的拨款,所以经费成了问题。当时还有一个背景,从1984年起我国国防工业开始转轨变型,也就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商品经济、从单一的军品转向军民结合、以民养军的道路,经费上从靠国家保障到自己找市场。所以,要研制"长二捆",经费只有自己想办法,最后想出的办法是贷款,这是我们第一次靠贷款来研制新型号。

 

没有合同没法贷款,也就没有启动资金,可合同呢?到1988年上半年我们还没拿到合同。美国休斯公司要求必须在1990年6月30日前有一次成功的发射试验,否则就终止合同,还要赔偿100万美元。当时的情况就是这边没有合同迟迟拿不到贷款,那边截止时限纹丝不动,留给我们的研制时间越来越短。事实上直到1988年11月我们才签订了合同,11月之前那段时间非常艰难,大家想法也多了。有人说这事干不得,一般研制一个型号需要三四年,现在就剩18个月你能做出来吗?

 

但我们第一研究院没有动摇,认为还有可能,一直没有退却。这个时候国家支持发射"外星",不仅可以创汇,还可以发展航天高技术,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。

 

最后留给我们的时间其实只有18个月。研制这个型号的工作量非常大,一院内部经常是灯火通明,特别是主制厂,加班加点,两班倒、三班倒,24小时不停,大家感到这个事意义重大,并没有怨言。但只是加班加点还不行,必须采取其他改革措施。首先减少工作量,去掉那些繁琐环节,把研制程序缩短。然后改进工作方法,过去都是按照次序研发,这次同时开始,平行交叉作业。这个紧急任务促进了研制方法的改革,从那以后程序就更加优化了。在这期间,国内有关部门也对我们的研制工作给予了全面的援助。正是在这样全国鼎力支持、我们全力以赴的情况下,1990年的6月29日,中国第一枚捆绑式火箭——"长二捆"比我们许诺的时间提前一天竖立在了发射架上,7月16日正式发射,一举成功。

 

"长二捆"的成功,有着巨大的意义。它一下子把中国火箭的运载能力提高了2.6倍,把这类火箭的运载能力基本发挥到极致。它不仅增强了中国运载火箭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,也增强了中国航天在国际上的影响力,更重要的是,它创造了中国载人航天的启动条件。

 

"长二捆"的研制还是改革大潮中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。改革开放,国防工业要转轨变型,这就是一个典型案例,这枚火箭是通过贷款研制的,而且还把中国航天打入了国际商业发射市场,实现了一个重大的改革,效果很好。

不走前人老路,依靠自主创新、跨越式的发展。这就是中国载人航天计划的最大特点

问:1987年,您就成为载人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成员;1992年"921"工程启动后,您成为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。您认为我国的载人航天计划同美俄两国相比有何特点?

 

王永志:我们国家的载人航天计划,充分利用了后发优势,既借鉴先进经验,又不照搬照抄。我们走的是中国人自己的路,在自主创新的基础上实现跨越式发展。

 

1992年9月21日,党中央正式批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。我们规划分三步走,第一步研制载人飞船工程,第二步研制空间实验室,第三步建设空间站。这是个跨世纪的工程,时间跨越二三十年。

 

当时国际上最成功的飞船是俄罗斯的,前后成功研制了上升号、东方号和联盟号,联盟号又进行了两次完善改进。我们怎么走,还跟着这条路走吗?没有,直接跨越。我们开始做方案的时候,俄罗斯的飞船已经工作32年了,如果我们按它现在水平来设计,那么飞船一问世就能和它并驾齐驱,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是按照他们最先进的三舱方案进行设计,节省了时间和经费。2003年,神舟五号发射成功,飞船整体达到俄罗斯联盟号的水平,甚至在个别地方还有所突破,比如我们飞船落点控制精度高、逃逸覆盖面大、生活舱留轨利用等。

 

和美俄相比,尽管我们的载人航天计划起步晚,晚40多年。但是我们起点很高,我们不走前人老路,依靠自主创新,实现跨越式发展,一举抹平了和世界航天强国40多年的差距。这就是中国载人航天计划最大的特点。

为了保证主要目标的实现,规则制度必须有,大家都得遵守